电竞线上投注

一位咖啡师的观察手记:那些让我念念不忘的客

2019/08/04 15:36

  阿咩是一位咖啡师,每天在咖啡店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很多,但有那么几位客人,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买一杯咖啡的交集,可以很浅,也可以更深,这些带着咖啡香气的相遇,让人感觉温馨可爱。

  第一个真正给我留下深刻印象,让我至今为止时不时想起的客人,是一位名叫Hassan的叙利亚人。

  那个时候,我刚入职一个月,还是一个每天勤勤恳恳跑堂打扫卫生,得空了赶紧练习怎么压好咖啡粉,怎么打好奶泡的小学徒。

  店里每天都会出现这么一位客人——只要他一进门,店里的二楼都可以闻到他那不可忽略的古龙香水味。味道其实也不难闻,就是太重了。客人大概是一米七的个子,一头银灰色的卷发长过下巴,长睫毛,灰蓝色瞳孔,留着黑白掺杂的络腮胡子,总是一身得体的衬衫领带,加一件修身的长风衣。

  店里每个女同事都喜欢用蹩脚的英文,加上中英对照的菜单为他点单,过程虽然不优雅,但是结局总是叫人喜欢的——因为Hassan每次买单的时候,都会先认真地直视你,听你报完价钱,递钱的一瞬间,忽然微笑着用他电力十足的眼睛对你俏皮地一眨右眼,再轻轻地以外国音色的△▪▲□△低音嗓子说一句,“Thank you.”

  第一次为他买单的时候,我的脸不可控制地烧红了,连耳朵也是烫的。等他上了二楼的顾客区,才敢大口呼吸,摇着同事的手臂,“啊啊啊啊啊!他对我放电诶!天哪,外国男人都这样乱释放魅力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冷静冷静,你知道你刚刚对人家笑得眼睛都咪起来了吗……”

  我与他相熟起来,源于店长突然发现Hassan来店里消费了这么久,居然没有办会员卡享受优惠?“Mavis,我们店里你英语口语是最好的,你去和他说。”

  领了任务的我先拿起手机先查一遍会员、积分、兑换、充值这些单词,看音标听发音,再跟着读几遍,最后还是把单词一个个在抄手心里,才敢拿着会员本去找他。

  但是一和那双大电眼对视,再加上他温温柔柔的笑容,银灰色的发,好听的低音,多重视觉感官刺激下,我冒着汗,简单地自我介绍完,一边余光看看手心小抄,一边捧着本子,是连比带划一★△◁◁▽▼个一个单词地蹦,Vip Card, Point, Change Drinks, Recharge……别扭生涩得仿佛刚刚没有准备过。

  万幸他还是懂了,并且立刻掏出两张毛爷爷,让我马上帮他开一张,我立马应下。

  尽管还顺便加了微信,我依旧不敢和Hassan聊天,除非他先找我,我是不会主动找他的。不是因为害羞,也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的语法学得乱七八糟,我怕说多错多,面对面说话,我反而还可以勉强应付。

  我连忙蹲下在他旁边羞愧地回答,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这么一位温柔的绅士呢?不过因为我单词量少和语法不熟悉,所以不自信与你多聊天而已。我很喜欢你,和你聊天我是很开心的。你不嫌弃,以后我就多和你Chat啦。

  有了这么第二次聊天,后面慢慢日常就主动多和他说几句话。我对他的称呼偶尔换成了绅士先生,他偶尔也以小女孩来称呼我。

  我知道了他是叙利亚人,老婆是美国人。提及他因为祖国战争,不得已和妻子迁居美国时,第一▲●…△次看到他苦笑后一脸的失落无奈。

  不过我最吃惊的是看不出来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了,他还把家庭合照给我看:最像他大女儿已经十八岁了,像妈妈的二儿子才☆△◆▲■十岁,最小的女孩子五岁,每天都会打视频电话给他。我还和他小女儿打招呼,金发的小姑娘没睬我,关注力都在她优雅的父亲身上,甜甜的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记得要带礼物给她……他笑得一脸宠溺,说什么应什么,大眼都笑成了弯月牙。

  绅士先生是公务出差过来的,每年的圣诞节前会来店里道别回去,约定开春再相遇。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每年春天等他来的时候,就每天为他做一杯双份浓缩,等他喝完了听他评价好坏,再为他上一杯橙汁,闲聊几句,顺便◇=△▲再次收获他的一份眨眼福利和好听的“Thank you”。

  现在眨眼有个新形容词叫作wink。我很喜欢,真的是个是很可爱很生动的词。

  圣诞节前某天他依旧过来告别,但是这次他表示因为工作改变,以后不会再过来了。

  我有点懵,点头回复OK。依旧做好了双份浓缩咖啡为他送去。再和同事一起送去橙汁,同事想和他合照,他欣然同意了。

  我安静地帮他们拍完,一抬头,灰蓝色大眼睛正对着我,绅士先生一个wink,问: “小女孩 ,你不和我拍照吗?”

  绅士先生回以一个用力◇…=▲的抱抱,我感受到肩膀上他双手的一阵轻拍安抚,布料的摩擦感,以及超高浓度古龙的香水。

  今天上早班,调试机器,试浓缩咖啡,吧台器具陈列,补充好冰◆▼箱的牛奶。才做好了开店准备工作,抬眼一望,刚好看到店门口停下了一辆熟悉的白色宝马,走下来一个长卷发女人。

  我二话不说,立马动手压粉做浓缩,拿出牛奶打发奶泡,车主人刚刚推门进店,一杯打包杯装的热拿铁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等她喝了一口,点了点头,肯定了今天的拿铁不错,我才小心翼翼地松了一口气,今天算是过关了。这几天的豆子•□▼◁▼日期太新鲜了,昨天一连调整比例做了好几杯,才终于摸索出了她的可以接受的比例,咖啡勉强喝了半杯。

  “我教你啊,你在上BB霜之前先用水把美妆蛋打湿了拧干后,再上BB,少次多量,然后再上散粉定妆,持妆效果会比较好。”

  第二天我依旧是早班,午休•●时间店门口又停了辆眼熟的黑色玛莎拉蒂。下来了一群女人,有说有笑地进了店,领头进来的是穿了修身红裙,显得身材◆●△▼●修长纤细,异常出众的林姐。

  染了红甲的手拿了菜单递给她的小姐妹们,“你们要吃什么喝什么自己点。”说完又转过头对我说,“她们点完刷我的卡,我的话照旧就好。” 同事手忙脚乱地帮那群女人点单,我一边准备着饮品,一边余光□◁看到红裙已经消失在了上二楼的楼梯口。

  和手脚麻利的同事,以最快的速度做完这单。等她回来吧内,我们照旧断断续续地做着饮品,偶尔彼此小声说话的内容,还会被二楼时不时传来的女人打闹嬉笑声完全盖过。

  和同事聊起体重的时候,刚好林姐下楼来点蛋糕。听见我们说了自己的体重,她一脸吃惊。

  她一脸不认同地摇了摇头,“啧,我一米六七超过100斤就觉得自己太胖了,要健身减肥。妹妹你多高? 一米六五有吗?120斤!我要是你,要羞愧死不敢出门了。”

  林姐其实长得真的很好看,瓜子尖脸,细眉杏眼,肤色白皙,一头蓬松大卷发,虽然嘴不留情,但是叫人很难讨厌。有段时间她工作忙到不行,为了节省时间。每天都把车靠停在★◇▽▼•店门口对面的马路边,再打电话叫我们帮她把咖啡拿出去给她。

  我穿过马路,看到的是她开着她那辆新悍马,配着她一身干练的西服,一股子势不可挡的气势。

  只要是周末下午,店门口停着白色宝马,我就知道,是林姐带着她女儿一起过来了。小姑○▲-•■□娘和妈妈长的一模一样,白净的瓜子脸,黑黑的大眼,扎这一条高马尾,性格有点腼腆,说话轻声细语的。

  她们喜欢坐在一楼的沙发区。小女孩自己乖乖的写作业或者画画,林姐喝着她的拿铁,捧着一本书在她旁边陪她。有时,女孩子会问妈妈作业,或者让妈妈重新帮她扎下乱了的头发,再或者和妈妈商量去哪家吃晚饭,也会和妈妈小声的抱怨和同学相处时候的不愉快。

  我们也很喜欢这个孩子,偶尔带了零食,拿过去和她分享,会得到一句甜甜软软的“谢谢姐姐。”

  有次白色宝马一停好,小姑娘就迫不及待地蹦下车,直奔着我们零售区陈列的微景观小花园而去,兴奋又苦恼地开始纠结自己要买哪一个好。

  几何玻璃器皿里,放了沙土,铺了些绿草皮,种些小植物,还有小房子小人偶插件,生成了一个迷你小花园。日常打理不麻烦,喷喷水,保持沙土湿润,捡掉枯叶就成,很多女生学生都很喜欢。

  “我答应她,这次期末考试都拿一百分,就给她买一个。她做到了,我就来兑现承诺了。”林姐一边买单回答我的疑惑,一边又把女儿叫了过来,“看看想吃什么蛋糕,算今天的额外奖励。”

  小姑娘听了眼睛一亮,说了句“谢谢妈妈!”然后趴在糕点柜上又开始了甜蜜的纠结。

  她母亲站在她旁边双手抱胸,耐心地等★▽…◇她选择完,两个人一起去了老位置,开始一个安静的下午时光。

  我们的店早上开得还挺早的,所以早晨除了上班一族会顺路过来打包一杯,附近熟悉的住户们,有时得空也会过来店里,点上一杯坐上一上午,我们工作闲暇之余,总是喜欢和大家聊上那么几句。

  其中大部分都是说着一口“可爱”的普通话,有些还会说上一口半生半熟的C城方言。

  老少都有,或是•☆■▲为了寻亲,或是为了来看看父辈们长大的地方,或是为了寻觅美食,总之都是特意过来C城的。

  那次来的是一群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有早晨喝咖啡习惯的他们,一早出门,却发现附近没有肯德基没有麦当劳,好不容易询问了附近的人找到我们店,一见我们开着门,一群人呜呜泱泱的就冲进来了,挤挤攘攘地互相让对方找座位先休息一下再点单。

  我作为一个从小喜欢跟着奶奶看翡翠台节目的孩子,很开心听得懂他们彼此的交谈。

  而且还有一种在听电视机节目,声音突然真实地在你面前放大,而且更清晰了的异样亲切感。

  来点单的叔叔看了一圈菜单,用不熟悉的普通话问我,“泥好,请问,有没有斋飞(黑咖啡)啊?”

  一位穿着竖纹衬衫西裤小皮鞋,头发半花白的叔叔一边用汗巾擦着满额头的汗,一边手指着菜单,努力捋舌头努力和你说普通话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我忍不住用自己也半生不熟的白线杯热的拿铁。阿叔,你讲白话就好,我听得明的。”

  “OK,3杯热美式,2杯热拿铁,3杯冰摩卡飞冰,一共8杯,诚惠172蚊(元)。”

  一开始点了斋飞的阿姨们还和我抱怨嫌弃斋飞价格太贵,结果一做好送上去,发现很大杯量(我们店的杯量是十盎司300ml一杯),瞬间觉得心里平衡了,一喝觉得味道不错,就开始夸我做得好了,阿姨们也是简单直爽的可爱。

  他们告诉我,原来在香港,咖啡杯量一杯基本是6盎司或者8盎司一杯,但是价格不高,几块港币一杯。

  以及他们从小真的是喝港式奶茶长大的,每天都喝,一天三四杯都是正常的。渐渐的老了,不能喝太多浓茶和太多糖,所以大家早茶和下午茶都改成了喝斋飞和其他咖啡了。每天上午一杯,下午一杯,不喝不舒坦。

  虹吸壶煮咖啡,日式滤布煮咖啡,聪明杯等等在大陆这边少人知晓的咖啡器具和冲煮方式,这些在香港也是见怪不怪了。

  我摇摇头,很可惜,我目前还没有去过,但是一直都想找时间去。毕竟▲★-●从小看翡翠台,那些红绿灯和奇怪街道,五颜六色的繁体字霓虹灯招牌,也想亲眼去看看逛逛。

  点单叔叔很认真地对我嘱咐,有机会去香港就一定要去喝奶茶,奶茶真的是很好喝,和这边完全不一样的。

  我用力点头表示记下,就差三指合并对天发誓,表示真心了。很快咖啡喝完了,他们休息好了,要再出发了。

  每个人都自觉的把乱了的座椅归位,糖包袋吸管袋不乱丢,压在杯底,把杯子垃圾都拿到吧台还给我们。

  后来,我也有遇到不少来自香港的客人,他们表示是特意过来。其实,附近已经有新开了好几家咖啡馆了,问他们是怎么会选择我们店,他们说,是朋友介绍的,之前来过,咖啡好喝。说来C城想喝咖啡,就一定要过来喝你们家的。

  我的港澳通行证也已经办好被我放在抽屉里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过去喝奶茶呢?

  下午四点,或者晚上八点多,他就会准时的出现,点一杯冰香草拿铁和一块重芝士,坐在门口吸烟区,安安静静地抽烟,直到我们快打烊了,他就离开。

  他这样子的状态持续了一周多,店里的伙伴们都注意到了这人的存在,好奇心火苗暗暗地燃起。

  我也观察着他的背影,一头寸发,干净的衬衣和休闲裤,小白鞋,夹着烟的左手总带着一块黑色手表。

  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啊。但是正面看,怎么总是一副微皱眉,高深莫测的样子呢?

  南方的早秋,早晚不到二十度,但是中午可以到30多度的高温,热得仿佛还是在盛夏。

  下午,香草男孩照例出现了。老样子,一杯冰香草拿铁和一块重芝士,在门口吞云吐雾,告别了太阳迎来了月亮。不过今晚天气更凉一些,他还进来和我们要了杯热水。

  晚上越晚越冷,他渐渐开始双手抱胸,缩起身子,搓搓手臂,热水也已经要了第二杯。同事看不下去了,喊他◇•■★▼进来店里坐,彼此有一搭没一搭地互相聊起来。我才知道,原来他95年的,还小我一岁,我原来一直以为他比我大。

  他是偶然参加一次朋友相聚,地点约在了我们店。第一次踏进店里的时候,就惊讶于咖啡的香气,也爱上了店内安静又舒适的氛围,朋友帮他点的一杯冰香草拿铁更是瞬间赶走了炎热天气带给他的浮躁心情。

  那◆◁•晚我们一起吃了夜宵,同事还借了他外套。后来,某一天他突▪•★然问我, “阿咩,做咖啡难不难?”

  “老实说,不容易。要学的东西很多,我光学压粉布粉就学了一周,打奶泡更是学了半月才摸到门道。不过学做咖啡确实很有趣,第一次拉花做出爱心形状的图案的时候,可把我乐坏了,照片现在还存在我QQ空间相册呢。”

  他听了脸上还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我心想,这小子不会是想改行来学咖啡吧?事实证明,女生的第六感总是对的。

  从什么都不会的新人,到他也会打奶泡了,也会拉花,再到他开△▪▲□△始学习怎么用V60滤杯冲单品,拿来让我试喝,再到他也有了徒弟,也会教人了。然后今年他离职了,和朋友合开了一家咖啡店。我和同事等到他▼▼▽●▽●的店试业结束后,才过去拜访。

  日系的风格和餐★-●=•▽具,线条简约好看,很简单的装饰,但是很耐看,店内每一种东西都很有他自己的气息与风格,是一家让人喜欢的咖啡店。

  我们点了热拿铁,看他依旧带着手表的一双白皙纤长的手,游走在他自己参与设计的吧台内,用他自己挑选的咖啡机、牛奶、拉花缸、杯具——做浓缩,倒奶、打奶、做融合、做图案,再拿◆■到我眼前。

  本文来自每日书。记录你的生活,让故事被人看见。点击了解:每日书是怎样一个世界,或前往“三明治写作学院”小程序报名参加。

电竞线上投注